主頁 > 社會組織 > 正文

趨勢︱社會組織從數量增長轉向質量提升,全國性社會組織的成立理應更嚴格些

2021/03/31 11:45公益時報 王勇

  我國社會組織正從“數量增長”轉向“質量提升”,進入了質量、結構、規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統一的高質量發展期。全國性社會組織和地方性社會組織已遍布所有行業和各個領域。全國性社會組織的成立,理應更嚴格些,門檻理應比地方性和基層社會組織要高些、嚴些,必須具備行業代表性和會員廣泛性,三、五個人一發起就想成立一家全國性社會組織,早已不適應時代發展的要求了。

  以上內容來自3月23日發布的“民政部負責同志就《關于鏟除非法社會組織滋生土壤 凈化社會組織生態空間的通知》有關問題答記者”。

  從“數量增長”轉向“質量提升”轉變,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

  2月4日召開的全國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明確提出,要把高質量發展明確為“十四五”和更長一個時期的社會組織發展主線,夯實登記管理工作基層基礎,找準提升社會組織發展質量的切入點,不斷提高社會組織登記工作管理能力和水平。

  社會組織穩步增長擴大

  有種說法認為非法社會組織之所以大量存在,其中原因之一是目前社會組織登記門檻高、登記困難,如何看待這種說法?

  在答記者問中,民政部負責同志表示,這種說法不能成立、不符合事實。我們可以先看一組數據:建國初期,全國性社團只有44個;“文革”前夕的1965年,全國性社團接近100個,地方性社團6000個左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全國性社團1600多個,地方性社團發展到近20萬個;黨的十八大前夕,全國登記的社會組織達46.2萬個;截至目前,全國登記的社會組織已經超過90萬個,總數量比十八大以前接近翻了一番。

  從數據上可以看出,我國社會組織的規模整體上一直處于穩步增長擴大的趨勢。

  近幾年,隨著社會組織改革發展的深入推進,我國社會組織正從“數量增長”轉向“質量提升”,進入了質量、結構、規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統一的高質量發展期。全國性社會組織和地方性社會組織已遍布所有行業和各個領域。

  要切實把好入口關

  從“數量增長”轉向“質量提升”意味著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的改變。這一變化可以從近年來的全國民政工作會議、全國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會議對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的要求中顯現出來。

  2018年1月2日至4日,全國民政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

  會議強調,2018年,要堅持黨對社會組織工作的領導,一手抓積極引導發展,一手抓嚴格依法管理,規范引導社會組織、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志愿者服務國家、服務社會、服務群眾、服務行業。

  2019年2月18日,民政部召開全國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視頻會議,部署社會組織登記管理領域2019年主要工作。

  會議強調,2019年,要準確把握中央關于社會組織工作的最新要求,全面落實《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的各項要求,切實扭轉“重登記、輕監管”的局面,嚴把登記審查關,提升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質量,把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貫徹到社會組織工作各個方面。

  2020年1月16日,民政部召開全國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總結2019年社會組織工作情況,部署2020年工作任務。

  會議強調,2020年必須進一步加強黨的領導,引領社會組織正確發展方向;必須嚴格社會組織登記審批,切實把好入口關;必須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打造堅固的“防洪堤”;必須引導社會組織加強自身建設,避免觸碰政策紅線,讓社會組織真正成為讓黨放心、受人民群眾歡迎、在行業領域和公益事業中發揮積極作用的重要力量,真正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力量。

  從2018年的“一手抓積極引導發展,一手抓嚴格依法管理”到2019年的“切實扭轉‘重登記、輕監管’的局面,嚴把登記審查關,提升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質量”,再到2020年的“必須嚴格社會組織登記審批,切實把好入口關;必須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打造堅固的‘防洪堤’;必須引導社會組織加強自身建設,避免觸碰政策紅線”,趨勢已經十分明顯。

  全國性社會組織的成立理應更嚴格些

  實際上,2016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就已經提出,要嚴格民政部門登記審查。

  具體來說,一是民政部門要會同行業管理部門及相關黨建工作機構,加強對社會組織發起人、擬任負責人資格審查。

  二是對跨領域、跨行業以及業務寬泛、不易界定的社會組織,按照明確、清晰、聚焦主業的原則,加強名稱審核、業務范圍審定,聽取利益相關方和管理部門意見。

  三是嚴禁社會組織之間建立垂直領導或變相垂直領導關系,嚴禁社會組織設立地域性分支機構。

  四是對全國性社會團體,要從成立的必要性、發起人的代表性、會員的廣泛性等方面認真加以審核,業務范圍相似的,要充分進行論證?;顒拥赜蚩缡?自治區、直轄市)的社會組織比照全國性社會組織從嚴審批。

  近幾年,隨著社會組織改革發展的深入推進,全國性社會組織和地方性社會組織已遍布所有行業和各個領域。因此,民政部負責同志在答記者問時強調,全國性社會組織的成立,理應更嚴格些,門檻理應比地方性和基層社會組織要高些、嚴些,必須具備行業代表性和會員廣泛性,三、五個人一發起就想成立一家全國性社會組織,早已不適應時代發展的要求了。

  “從社會組織的層級看,成立地方性特別是市、縣層面的社會組織的難度要小于成立省級層面和全國性的社會組織,這也是為什么地方和基層社會組織的增長率遠遠大于全國性社會組織的原因。”該負責人強調。

  那么,2021年及以后的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將要怎么做?

  2021年2月4日召開的全國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要求,要把高質量發展明確為“十四五”和更長一個時期的社會組織發展主線,夯實登記管理工作基層基礎,找準提升社會組織發展質量的切入點,不斷提高社會組織登記工作管理能力和水平。

  一是要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發揮登記管理機關示范引領作用,抓住“關鍵少數”深化黨建業務兩融合,注重學習借鑒先進經驗,推動社會組織黨建從“有形覆蓋”向“有效覆蓋”有效轉換,根本解決業務黨建“兩張皮”問題。

  二是要加強非營利屬性監管。把住成立登記、清算注銷等監督管理關鍵環節,聚焦涉企收費、違法評比達標表彰等監督檢查業務重點,嚴厲打擊私分、侵占社會組織公益財產等嚴重違法違規行為,營造風清氣正的社會組織發展環境。

  三是要推動完善社會組織內部治理。全面檢視制度規章建設狀況,優化完善制度供給,督促引導社會組織落實章程規定,發揮社會組織內部治理機構職責作用,推動社會組織建立決策執行機制,強化社會組織風險防控,加大社會組織違規處罰。

  四是要堅持培育監管相結合。一方面,繼續完善和落實購買服務、稅收優惠、人才保障等優惠政策,合理運用表彰獎勵等手段激發社會組織內生動力。另一方面,要筑牢監管“防波堤”,在社會組織中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施行分類管理、落實綜合監管,形成監管合力,提升監管能效。

網站編輯:
最新国自产拍视频在线播放_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_拍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