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報告分析 > 正文

SEE基金會發布手機使用與回收報告,隱私問題成最大障礙

2021/01/26 11:59公益時報 皮磊

  1月26日,SEE基金會聯合零點有數發布《手機使用與回收公眾調查報告》。此份報告顯示:隱私問題成為手機回收利用的首要障礙;廢舊手機大量閑置,處理與利用階段均有待提升。參與這次報告的3488位受訪者來自于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東北、中部和西部六個大區內的中等及以上城市。

  報告指出,無論是回收平臺,還是廢棄產品加工處理的企業,都需要打消公眾對信息保護的顧慮,才有可能釋放出整個再生利用市場的巨大需求。

  廢舊手機源頭減量潛力大

  隨著科技的進步,手機已經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尤其在疫情防控的大環境下,離開它會“寸步難行”。報告顯示,約40%的受訪者是手機重度或極重度使用者(每天使用手機的時長大于等于5小時)。高學歷、年輕、女性是手機依賴者的重要特征。在碩士研究生及以上學歷中,有49.1%為手機重度或極重度使用者,高于其他學歷程度人群;年齡越小重度及以上使用者所占比例越高。女性中近45%為手機重度或極重度使用者,男性約為35%左右。

手機使用程度各檔占比

  手機的快速迭代,使得更換頻率進一步提高。數據顯示,全國人均手機擁有數量約4.58部,近1/4的人群上一部手機使用不足一年,其中40歲及以下年輕群體更換更為頻繁。

上一部手機使用年限占比

  在對手機的高依賴環境中,如何在不降低生活便捷度與質量的情況下,倡導降低換機率,引導閑置手機的回收與處置,或將成為未來的重點方向。

  循環利用存在可倡導空間

  從目前公眾更換手機的情況來看,有大量舊機存在循環利用價值。在更換手機時的舊機狀態方面,近半數(45.3%)受訪者表示,上一次更換手機時,舊機處于“幾乎全新”或“非全新但不影響使用”的狀態。更換手機時,不同人群的舊機狀態也存在差異。21-40歲人群上次更換手機時,手機處于不影響使用狀態的比例較高。

上一次更換手機時,舊機狀態占比

  在換機原因方面,性能落后成為換機的最主要因素。56.6%的受訪者會因為像素過低,內存不足等性能原因而考慮更換手機,手機頻繁卡頓、電池衰減以及破損后維修成本高,也是更換手機的幾項重要因素。在非剛性因素中,“追求喜歡的機型、款式”成為最主要的因素,受訪者中年輕、高收入和大規模城市居民因此換機的比例更高。

換機誘導因素人群占比

  從延長手機生命周期的角度考慮,年輕、高收入、超大城市公眾是倡導的重點人群。

  廢舊手機循環流通不暢,隱私泄露成首要顧慮

  在廢舊手機減量的巨大潛力與空間面前,公眾參與的意愿與行動仍處較低水平。近半數受訪者表示,“存放在家,不處理”是處理廢舊手機最常見的方式。SEE基金會由此推斷,仍有大量廢舊手機未進入回收處理環節。

曾采用過各處理方式人群比例

  廢舊手機的循環利用主要涉及“處理”和“利用”兩個階段,其中公眾是否將廢舊手機送入回收處理環節,從前端決定了循環利用程度。61%的受訪者表示,擔心信息泄露成為不處理廢舊手機的最主要原因。為提升公眾在手機回收上的參與度,聚焦于隱私安全保護已成為首要解決的問題。

初于各因素未對廢舊手機進行處理的人群比例

  從處理廢舊手機時考慮的首要因素來看,不同人群間也有細微差別。年齡方面,呈現兩極分化的特點:“20歲及以下”與“51歲及以上”年齡群體更注重隱私安全,分別有63.3%及66.7%的訪者將“隱私安全是否有保障”作為首要考慮因素。

  SEE基金會垃圾管理議題負責人楊子羿表示,應該從公眾倡導、企業聯合、政府支撐三方面共同努力,才能更好地回收與利用手機。

  “我們應當向公眾進行手機消費與使用理念的傳播,著手能力的培養,幫助大家提升回收相關的知識與技能,讓公眾在實踐中養成回收處置的習慣。同時,呼吁品牌商在手機設計與使用階段,延長其使用周期并提高可循環性。企業還應該參與行業技術討論,協助制定生產、回收、處置等行業標準。當然,也離不開政府的支持,積極參與手機回收相關政策的討論制定,參與協同監督工作,保障各類法規落地措施。”

網站編輯:
最新国自产拍视频在线播放_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_拍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