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報告分析 > 正文

《殘疾人藍皮書: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報告(2020)》發布 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以隨班就讀為主

2021/01/26 12:40公益時報 張熙

  日前,‘《殘疾人藍皮書(2020)》發布暨融合教育高質量發展論壇’在北京舉行,《殘疾人藍皮書: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報告(2020)》正式發布。本冊藍皮書報告了2019年我國殘疾人事業發展狀況,并根據我國特殊教育發展現實,以融合教育為主題,對我國融合教育現狀和問題進行了系統總結和深入分析。

  全書主要包括‘總報告’、‘分報告’、‘支持保障篇’和‘實踐篇’四個部分。‘總報告’中《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報告(2020)》呈現了2019年中國殘疾人事業總體發展狀況,計算了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指數和平衡指數,并進行了省際比較和動態分析,對于更加全面地把握我國殘疾人事業發展動態和預測發展趨勢,提供了可靠的分析。

  ‘總報告’中《中國殘疾人融合教育發展報告(2020)》對我國融合教育發展歷程進行了全面回顧,描述了中國融合教育發展現狀,深入分析我國融合教育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并提出有效的對策和建議。

  4篇‘分報告’分別從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四個不同學段報告融合教育的發展動態,在此基礎上,分析我國融合教育各學段的發展狀況、存在問題,提出發展對策。‘支持保障篇’從內在體系構建和外部環境支持這兩個對融合教育發展產生重大影響的重要因素進行研究,為我國融合教育可持續發展提供理論和實踐支撐。‘實踐篇’分別介紹了北京市、上海市、江蘇省、四川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和中國臺灣地區融合教育的發展和實踐,為我國融合教育發展提供可借鑒的樣本。

  中國殘疾人事業

  發展指數穩步上升

  報告基于《中國殘疾人事業統計年鑒》和《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報告》相關數據,從殘疾人康復、教育、就業、社會保障、扶貧、無障礙、維權、大數據、國際交流和文化體育等方面全面描述了中國殘疾人事業總體發展狀況。

  報告指出,2008年至2018年的十年間,中國殘疾人指數取得長足發展,我國殘疾人事業發展指數由2008年的44.9%提升到2018年的71.5%,十年間提高26.6個百分點,呈現穩步上升發展態勢。

  我國殘疾人生存保障指數由2008年40.4%提升到2018年的75.9%,提升35.5個百分點,殘疾人生存保障水平十年間有了較大幅度地提升;我國殘疾人發展提升指數由2008年的53.4%提升到2018年的65.3%,提升11.9個百分點,還處于相對較低的水平;我國殘疾人服務支撐指數由2005年的40.7%提升到2018年的72.3%,提高31.6個百分點,十年間提升的幅度較大。

  2015年以來,中國殘疾人事業保持較快發展,平衡發展指數穩步上升。2018年總體平衡發展指數為51.97,比2015年上升3.68個百分點,提升幅度趨于平緩。

  融合教育

  呈現多元化發展格局

  報告指出,中國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經歷了初步探索期(1986-1993年)、快速發展期(1994-2013年)和質量轉型期(2014年至今),目前融合教育已經形成了特教班就讀和隨班就讀兩種安置形式并存、多個殘疾類別兼顧、義務教育階段全程融合的多元化發展格局,融合教育成為殘疾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的優先選擇。

  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鑒》,1994年之前特校的招生數和在校生數遠遠高于融合教育招生數和在校生數,1995年以來融合教育招生數和在校生數超過了特校招生數和在校生數,并且這種差異一直保持至今。截至2018年底,融合教育的招生數為60123人,特校為49927人,融合教育招生數約是特校的1.20倍;融合教育在校生數為332384人,特校為271519人,融合教育在校生數約是特校的1.22倍。

  隨班就讀

  是融合教育的主要形式

  近四十年來,中國殘疾人融合教育堅持扎根中國大地,結合中國實際進行積極探索,逐步形成以隨班就讀為主要踐行模式,歷經萌芽期、發展期和轉型期,目前已經進入改革深水區,以義務教育為重點任務,在殘疾人入學率、殘疾類型、隨班就讀質量、隨班就讀支持保障等各方面都有重大突破。

  《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計劃(2017-2020年)》提出提高殘疾兒童義務教育普及水平,需要“通過特殊教育學校就讀、普通學校就讀、特教班就讀、送教上門等多種方式”,要求“落實‘一人一案’,做好教育安置”。這一措施明確了當前特殊教育的四種安置形式,其中,普通學校就讀(隨班就讀)和特教班就讀是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的兩種安置形式。但是兩種安置形式之間,數量差距很大。

  截至2018年底,隨班就讀招生數是59600人,特教班是523人,隨班就讀招生數是特教班的113.96倍;隨班就讀在校生數是329068人,特教班是3316人,隨班就讀在校生數是特教班的99.24倍。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中,隨班就讀占據相對優勢,發揮著主要作用;特教班占據輔助地位,起補充作用。隨班就讀成為義務教育階段開展融合教育的主要形式和強有力的支撐。

  招生數最多的是智障兒童

  2017年修訂的《殘疾人保障法》中將殘疾人的類別劃分為視力殘疾、聽力殘疾、言語殘疾、肢體殘疾、智力殘疾、精神殘疾、多重殘疾和其他殘疾。同年修訂的《殘疾人教育條例》明確以融合教育方式接受義務教育的殘疾兒童少年為“適齡、能夠適應普通學校學習生活、接受普通教育”和“能夠接受普通教育,但是學習生活需要特別支持”兩類,接受義務教育的殘疾兒童少年不受殘疾類別的限制,均有機會以融合教育方式接受義務教育。

  從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發展過程來看,初步探索期(1986-1993年)融合教育對象主要指視障、聽障和智障兒童;快速發展期(1994-2013年)融合教育對象主要指視障、聽障、智障和其他兒童,沒有明確提及其他障礙兒童的具體類別;質量轉型期(2014年至今)融合教育對象包括了視障、聽障、智障和其他障礙兒童,其他障礙兒童指的是言語障礙、肢體障礙、精神障礙和多重障礙,當前義務教育階段融合教育中的殘疾兒童少年類別不斷增加。

  在各類殘疾兒童少年中,長期以來招生數最多的是智障兒童。截至2018年底智障兒童招生數為19733人,聽障兒童為5273人,視障兒童為6746人,言語障礙為3171人,肢體障礙為19416人,精神障礙為2066人,多重障礙為3195人。

  高等融合教育

  以普通高校為主體

  報告指出,中國高等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發展經歷了初步探索、從少到多、追求質量三個階段。在政策、招生規模、辦學模式和支持體系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績,初步形成“殘疾人高等教育學院為骨干,以普通高校為主體,成人高等教育和遠程教育等方式為輔”高等融合教育發展格局。

  中國高等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發展現狀呈現如下特點:

  第一,政策不斷完善。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政府從教育起點、教育過程和教育結果三個方面出臺了近20個法律政策以及文件來確保殘疾人高等融合教育的順利推進。特別在保障殘疾人接受高等教育的平等權利方面,政策力度較大。在國家出臺政策文件的同時,各地方政府也根據當地殘疾人高等融合教育發展的需要,出臺促進高等融合教育發展的地方政策文件。

  第二,招生規模擴大。首先是招生人數上,近六年來殘疾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不斷增加,共有超7萬名殘疾學生在普通高等院校和高等特殊教育學院就讀,而且這其中大多數學生主要進入了普通高校學習。其次是招生層次以專、本科為主向更高層次發展。從2016-2018年的數據來看,??坪捅究粕磕昕傮w占比均在98.50%以上,但是研究生層次招生數也在逐年增加。

  第三,辦學模式多元化。為最大限度滿足殘疾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通過多元化辦學模式最大化利用現有資源,實現不同程度的融合。目前主要有完全融合模式,即殘疾考生參加普通高校全國統一考試后隨班就讀。部分融合模式招收對象主要是參加高校單考單招的殘疾考生在普通高校中以小規模形式集中辦學,包括在專門為殘疾人開辦的附屬于某一高等院校的專業就讀,或在專門為殘疾人設立的特殊教育院系就讀?;旌夏J綄⑸鲜鰞煞N模式相結合,通過不同學習階段使用不同的融合模式來更好地保障殘疾學生的教育權利。如天津理工大學聾人學院是以聽障生隔離模式為主,在輔修第二學位的時候伴隨完全融合的模式。

  第四,支持體系橫向多面化。近年來,隨著中國高等教育階段融合教育的不斷發展,支持體系也得到了更加多面化的建設。2017年中國殘聯和教育部在全國選取六所高校,開展高等融合教育支持體系建設試點。各個高校都在物質環境無障礙和無障礙信息和交流方面開始做出嘗試和改革。同時開始建立融合教育資源中心,為殘疾學生提供學業支持。從同伴接納、校園文化兩個方面,為殘疾學生提供心理支持。同時積極開展就業支持,國家和地方政府在殘疾大學生就業方面出臺了一系列保障性文件,如殘疾個體可獲得就業、創業資金補助,企業吸納殘疾大學生就業可獲補貼等。各地也舉行了不同規模、多場次的殘疾大學生招聘會,擴大了殘疾大學生的就業規模,提升了就業崗位的層次和匹配度。

  同時報告還針對高等融合教育中存在的問題,提出對策建議:完善相關的法律政策;擴大招生規模,提升辦學質量;完善支持體系,實現全方位支持;促進殘障學生社會融合的發展。

  (張熙/整理)

網站編輯:
最新国自产拍视频在线播放_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_拍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