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報告分析 > 正文

《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發布 我國走失人群規模呈現逐年遞減狀態

2021/03/03 02:43公益時報 李慶

  ■ 本報記者 李慶

  2月25日,中民社會救助研究院與‘頭條尋人’項目組在京聯合發布了《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2020)》。根據白皮書統計數據顯示,在整個2020年期間,我國走失人次達到了100萬。

  根據白皮書顯示,按照平均每天走失人次來計算,2020年我國每天處于或經歷走失狀態的人次為2739人。不過,2020年我國100萬的走失人次,相較于2016年的394萬人次以及2017年的260萬人次已經顯著減少。我國走失人群規模呈現逐年遞減的狀態,相比于五年前,該群體人數已經減少近75%。

  相關機構與組織也對走失人口減少的主要原因進行了分析,主要有4個方面。其一是我國社會保障救助體系的健全和完善,政府部門在這方面起到了主導作用;其二是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使得由于家庭貧困原因導致的流浪、外出打工人口數大幅減少;其三是公安人臉識別技術、頭條尋人信息分發等科技技術的成熟應用,既減少人口走失存量,又控制了增量;其四是2020年疫情原因讓居家隔離成為常態,易走失人群得到更好照顧,降低了走失的可能性。

  平均每天走失1370位老人

  據中民社會救助研究院專家顧問、白皮書主筆人熊貴彬介紹,根據得到的樣本數據,課題組綜合測算后得出,全國走失老人一年約在50萬上下,平均每天走失老人約為1370人。走失老人平均年齡為75.89歲,其中男性占比42%,女性占到58%,走失老人中女性比例略高于男性。并且75歲以上老年人走失比較高。

  走失老人中,36%的老人實際居住地為農村地區,46%的老人居住在中小城市及郊區,而大城市及其郊區共占比18%。由此可見,全國走失老人的重災區并不是東部一線城市,也不是省會城市,而是大量人口流出的地區,這是同留守老人問題相伴相生的。

  調查中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接受過救助的走失老人中,但仍有26%的老人出現了再次走失的情況,其中5次以上走失的老人占了被調查老人的6%。

  白皮書數據顯示,走失老人中72%的老人大多都出現記憶力障礙情況,其中,經過醫院確診的老年癡呆癥患者占到總比例的25%。

  熊貴彬表示,在發達國家,老人走失主要是由于失智而造成。我國的老齡化伴隨著大規模的人口流動,使得老人走失問題顯得更加復雜,失智是一個主因,但人口流動帶來的疏于照顧和老人貧困,也大大加劇了走失風險。

  因此,調研報告建議不同的地區采取不同的舉措,比如在人口流動地利用GPS手環,或者在老人身上縫制一些聯系布條等方式避免老年人走丟。另外是打造全國統一的尋人網絡平臺,比如現在國家民政部有全國救助尋親網,以后要完善功能,成為人口報失和查找的綜合信息平臺。除此之外,在全國救助站建立警務點,現在有不少警務站都有警務點,但大多是維持治安的功能,以后要連通警方的人口信息和戶籍網絡的光纜,由駐站民警來協助查找走失人員的信息,這樣能夠幫助走失的老人能夠盡快的回家。

  尋回走失人口的重要一環

  報告指出,救助站作為尋回走失人口過程中重要的一環,起到了接收走失人口入站、集中安置區域內走失人口、幫助他們接受醫療救治、最終在社會多方協助下將走失人口送返家庭這樣重要的中繼站的作用,因此也一直處在走失人口救助的第一線。

  因此,救助站需要得到更多警方和醫院方面的幫助和支持。警方本身就是人口走失案件中非常重要的消息渠道,家中有人口走失,大多數人都會第一時間報警,并能夠提供走失人口的籍貫、體貌特征等重要的信息,如果當地警方能夠與救助站信息互通,及時進行溝通交流,互相了解走失人口的情況,會大大提高搜尋和發現的效率。而很多走失人口常常是年邁的老人,或是患有各種疾病,甚至有患精神疾病的,會伴有暴力傾向或者不安全因素,這種時候救助站非常需要醫院方面提供醫療幫助,幫助救助站保證走失人口的身體情況健康,并給予有特別疾病如精神病等的走失人口以特殊的醫療支持,以保證救助站工作的正常進行。

  一些救助管理站負責人表示,這種社會服務保障的工作應該由民政部門組織,由專業工作人員和社會志愿者去參與,公安還是組織一些緊急的工作,危害人民群眾安全的。公安機關主要干帶有強制力的事情,因為救助管理辦法改了,成了服務性的了,公安做不合適。

  這種情況下,救助站建議通過購買社會力量服務,一些新的途徑也建立起來。“我們(救助站)已經與環衛工人建立了聯系,他們一旦發現了需要救助的人就會聯系公安或者救助站;公安城管衛健和民政是主體,通過購買服務京北和環衛局聯系起來了,使用了一個駐站社工,亮點是使用了環衛工人,(環衛工人)早上4多上,他們的時間充足,覆蓋面廣;效果是充分利用了資源,一年街頭外展的項目發現100多人?,F在我們可以直接利用這些環衛工人了,他們發現(受助對象)后就會直接給我們(或公安)打電話。”

  在協助尋回過程中,除了警方這一信息渠道,救助站還常常使用電視電臺媒體、報紙雜志等紙媒體、以及網絡“互聯網+”等的渠道。在過去,傳統媒體的使用更多,救助站會與當地電視臺合作,也會將走失人口情況登報,使得走失人口更快被找回。但是救助站也反映這些媒介常常會出現不穩定的情況,比如與電視臺的合作,要受到電視臺節目需求的影響,電視臺沒有節目需求,可能一段時間內無法進行宣傳。

  社會組織積極參與

  報告顯示,目前民政部門的生活無著流浪乞討人員救助工作主要包括以下幾個環節:監測與預防、發現與報告、站內與站外救助、滯留人員救助、返鄉與安置。社會力量目前主要集中于救助的某一環節或部分環節,還沒有形成整體性服務的模式。以北京市為例,社會力量參與走失救助的主體主要是社會工作組織,救助內容包括街頭外展、社會倡導、站外救助、站內心理服務、返鄉護送、信息輔助、個案幫扶等。

  盡管在政策支持下,社會力量參與流浪乞討人員救助工作成績斐然,但制度的實施仍然存在著比較突出的問題。從救助工作者的角度來看,由于以往養成的習慣做法的影響,不少人沒能充分地轉變思想與態度,客觀條件如經費有限、甄別困難、部門協調不易等的限制,也使得實際的救助工作面臨著重重壓力和不少難題。從相關群體來看,整個社會對于救助管理制度的知曉程度尚不太樂觀。而社會組織本身也由于自身力量弱小,社會工作的理念、服務內容、政府救助體系的銜接不足都阻礙了社會力量進一步發揮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宣傳不到位、慣性思維影響及負面傳聞的優勢效應,對于制度指向的流浪乞討人員而言,他們中的大多數對于救助制度的理解還基本停留在收容遣送階段,甚至對救助站持有比較負面的印象,對政府機關不信任,因而對救助站的態度避而遠之。所有這些都造成促進社會力量參與流浪乞討人員救助政策的實施績效并不理想。

  互聯網+救助尋親

  2016年1月,民政部開發啟用了全國救助尋親網,作為各地救助管理機構發布長期滯留流浪乞討人員尋親信息的網絡平臺。同年7月,民政部與頭條尋人探索開展“互聯網+救助尋親”合作,全國2000多個救助管理機構在救助疑似走失、被拐、被騙人員時,可以免費借助今日頭條新聞客戶端的海量用戶和先進定位技術,選擇在走失地、口音地、戶籍地等特定區域向手機用戶推送尋親信息,精準、高效幫助受助人員與家人團聚。一是以發現人員的地點為軸心,畫地圖彈窗推送尋親信息;二是以走失人員的疑似家鄉地為軸心,畫地圖彈窗推送尋親信息。目前,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救助管理機構已全部依托全國救助尋親網和頭條尋人開展受助人員尋親工作。

  “互聯網+尋親”是對尋親方式的突破,可以實時發布、隨時發布、長久發布,可以使走失人員的家人足不出戶,就可以快速檢索各地發布的尋親的信息。頭條尋人開展的“互聯網+尋親”服務,就是利用他們精準的推送技術,以受助人員的走失地點、發現地點等指定區域為圓心,來精準地推送到周邊的手機用戶當中,有效地提高尋親效率。

  例如,與寶貝回家尋親公益組織合作,調動數萬名志愿者的力量,協助各地查詢甄別受助人員身份信息;和中央電視臺《等著我》欄目合作,宣傳尋親典型案例和全國救助尋親網,引導家屬通過全國救助尋親網查找走失的家人。

  從2016年7月民政部開始與今日頭條開展了‘互聯網+’救助尋親合作。依托今日頭條大數據優勢和AI智能技術,頭條尋人也在不斷探索更多新的、更具科技感的尋人方式。

  2018年9月,頭條尋人上線了抖音尋人。依托相關技術,可以將圖文版的尋人/尋親信息轉化為抖音尋人視頻,并推送到規模龐大的抖音用戶面前。2018年11月,頭條尋人又上線“識臉尋人”,用戶只要上傳照片,選定最終想要進行面部識別的人臉,圖像在系統進行比對后返回最像的多個照片結果,幫助用戶快速匹配尋人信息。

  上線至今,“頭條尋人”先后與民政部及其下屬的所有救助管理機構對接,并與公安部及各地警方、醫療機構、新聞媒體、志愿者組織合作。過去五年,頭條尋人收到全國各地22萬余條尋人線索,彈窗推送超13萬條,在今日頭條上被展示超過101.5億次。

網站編輯:
最新国自产拍视频在线播放_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_拍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