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報告分析 > 正文

《中國商業保險殘疾人可及性評估調研報告》發布 殘疾人參?!安豢杉啊眴栴}亟待解決

2021/04/14 11:25公益時報 李慶

  ■ 本報記者 李慶

  ‘去保險公司咨詢參保時,聽說孩子有問題(殘疾)全部都拒絕,(感覺)絕望。’一位9歲的智力障礙兒童的媽媽張雯(化名)說道。

  張雯的‘絕望’也同樣發生在數以億計的殘疾親屬身上。2019年,國務院公布的《新中國殘疾人權益保障70年》白皮書顯示,中國的殘疾人數為8500萬人,是世界上殘疾人口最多的國家,占總人口的6.34%,平均每16個人中就有一名殘疾人,他們的親屬更是高達2.5億人,占中國總人口近六分之一。

  與普通人相比,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上,殘疾人都更加脆弱,抵御風險的能力更加弱小,其生存和生活都更加需要保險。然而現狀是,這一群人卻無法參保。

  多種因素造成了本就十分需要保險的殘疾人無法參保的現狀。近日發布的《中國商業保險的殘疾人可及性評估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在調研十三家保險公司的七類九款商業保險產品后發現,沒有一款各類殘疾人可以完全放心參保,不論是各類意外險、重疾險還是醫療險,殘疾人均存在參保障礙。

  保障和服務需求持續增長

  《報告》指出,我國殘疾人的保障和服務需求將持續不斷增加,加上老齡化趨勢加快等多個因素的作用,我國社會保障支出壓力不斷增大。

  首先,我國殘疾人數在不斷增長。2006年第二次全國殘疾人抽樣調查結果顯示,與1987年相比,2006年我國殘疾人總數明顯增多,從5146萬增加到8296萬;殘疾人總數占全國人口比例從1987年的4.90%上升到2006年的6.34%。

  根據學者分析,我國人口的殘疾現患率將持續增長,預測顯示,至2050年我國人口的殘疾現患率將達到11.31%,全國殘疾人總量將會達到1.65億。與此密切相關的是殘疾人不斷增長的保障和服務需求。

  其次,隨著我國殘疾人老齡化占比的不斷提升,尤其是在迅速增加需要終身照護的精神殘疾人人數,對于長期保障的需求增長迅速。比如,根據推算我國自閉癥者已超過1000萬,他們都需要長期的照護,目前以家庭照護為主,隨著父母年齡不斷增大,自閉癥者家庭將進入“雙老”模式,在家庭無力照護的時候,自閉癥者和他們父母的照護都將需要由政府和社會來承接。

  再次,伴隨著我國民眾整體生活質量的提升,殘疾人自身及家庭對生活質量的需求和期待也將不斷增加,從基本生活保障、融合教育、支持性就業、家庭支持到長期照養、社會融入、生活質量需求等。

  隨著我國社會保障面臨巨大的支出壓力,積極調動包括殘疾人在內的民眾自身資源參與保障體系建設日益重要。

  調查顯示,殘疾人的就業水平遠遠低于非殘疾人,年人均收入均明顯低于非殘疾人家庭,由此,殘疾人往往面臨更高的脆弱性,更容易陷入貧困。

  為殘疾人提供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民生服務,完善綜合社會保障制度不僅是我國健全國家基本公共服務制度、構建解決相對貧困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是我國助力脫貧攻堅全面完成后鞏固脫貧成果的重要舉措。

  從構建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出發,針對殘疾人的普惠性綜合性社會保障機制,需要在政府提供的兜底性社會保障基礎上,動員社會各方面的資源(政府、社會和家庭),有效使用和整合現代社會各類可以確保家庭經濟安全的手段、方法和資源。

  面臨參保“不可及”困境

  當前我國為殘疾人提供的社會保障主要包括經濟保障和公共服務兩大類別。數據顯示,獲得直接經濟保障在人數方面覆蓋了全部殘疾人的四分之一,其中低保和兩項補貼標準各地存在較大差異,而公共服務方面盡管類型多元,但覆蓋人數有限。

  在此背景下,發展殘疾人商業保險具有必要性和緊迫性。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博導鄭路認為,保險的創新可以用來解決更多的社會問題,即用“保險+”的觀念實現社會管理的功能。

  但是從現狀來看,我國商業保險面向殘疾人的可及性低?!秷蟾妗分赋?,產品方面,我國商業保險多款產品面對殘疾人存在不同程度的“金融排斥”。調研涉及到的十三家保險公司的七類九款商業保險產品中,所有健康險沒有一款各類殘疾人可以完全放心參保,殘疾人具有一定參保性的是年金險和壽險,殘疾人參?;静皇芟薜氖擒囯U和家財險。服務方面,被調研公司的網上投保平臺均沒有專門為殘疾人進行參保和理賠體系的無障礙化改造。

  “在孩子出生的時候我們并不知道孩子會是殘疾人,所以出生后就給孩子買了各種保險。等孩子辦理了殘疾證之后,保險公司以孩子的智力言語多重殘疾為由拒絕理賠。”一名五歲的多重障礙患兒的媽媽說道。

  “參保被拒”和“拒絕理賠”是殘疾人參與商業保險的兩大困境,對此《報告》認為,拒絕殘疾人參保在“法理情”三個維度均存在隱患和挑戰。“目前商業保險產品的相關條款并未清晰約定,且免責范圍未有相關條款,在此情況下直接拒絕殘疾人參保,可能會遭受法律的風險與挑戰。此外,保險公司的相關條款設定很難有足夠數據分析和依據,總體是出于對可能風險的主觀擔心。而且,拒保殘疾人給殘疾人群體會帶來排斥感,這不僅影響殘疾人的社會融入,也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背道而馳。”

  中國精算師協會副會長王和認為,我國殘疾人保險發展問題的背后,有供需兩個方面的原因。“從需求的角度看,我國殘疾人的相對生活水平較低,支付能力不足是主要矛盾,同時,個體的風險意識不強,保險知識不足也是重要原因。從供給的角度看,技術固然是一個基礎和重要因素,主要是對‘殘疾風險’的專門化研究缺失,缺乏相關數據,甚至缺乏相關數據的標準體系,因此,難以獲取和積累保險經營管理,特別是產品開發和精算定價的數據。但從根本上講,是保險行業對發展殘疾人保險缺乏正確認識,導致重視不足,甚至認為殘疾人保險是一項‘吃力不討好’的事,因此,缺乏責任意識和內在動力,解決存在問題就沒有了基礎。”

  需要規范和鼓勵支持

  沒有保險公司愿意做、亦沒有牽頭機構帶頭管理,這就造成了殘疾人無法參保的現狀。但這個現狀也并非不可改變。對此,《報告》中也提供了多方面的建議。

  《報告》建議出臺兩方面的政策。一種是規范性政策,例如要求保險公司必須開展針對殘疾人及中低收入人群的普惠保險業務,且此類業務在總體規模中占比不得低于一定比例,并應當社會公開并進行排名。第二種是鼓勵支持性政策,對具有較強公益性,但市場化運作無法實現盈虧平衡的保險服務給予一定財力支持,例如批準一定比例的殘疾人保障基金,通過政府統一購買或幫助殘疾人來購買商業保險。

  此外,政府還可以對保險公司經營的針對殘疾人的保險業務在公司營業稅和所得稅上給予一定的減免;對殘疾人自主購買保險產品的給予稅收減免或補貼;對保險公司培訓、安排殘疾人就業的給予財政補貼。上述行為都可以以開展有關殘疾人普惠保險的試點城市為先行手段。

  《報告》還認為政府應該加強對金融機構“拒絕”行為的監管,也要規定金融消費者的投訴機制。保險公司更要主動承擔起保障殘疾人這份責任,參與針對殘疾人群的保險產品開發,增加產品保障和服務的業務范圍,調整相關的保費設置,增加服務人群數量。并且在設計適合殘疾人的保險過程中還應加強服務網點的無障礙化改造,即當殘疾人出險報案和理賠時是否有無障礙化需求等。

  而如今保險行業面臨著條款界定不清晰導致法律風險加大的問題,《報告》還建議保險行業對此進行專題研討,對于已有產品條款進行清晰界定和補充說明。此外,各個社會機構也應聯合開展全面調研,建立中國殘疾人風險畫像和數據庫,并將該數據庫開放給服務殘疾人的相關機構和項目。

  社會各界積極參與

  “十四五”規劃明確我國未來發展是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根本目的。在王和看來,這個主語中的人民一定包括8500萬殘疾人以及兩億人的家庭。所以,社會的發展理所應當關注殘疾人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王和表示,從面上看,“十四五”規劃提出了健全重大疾病醫療保險和救助制度,穩步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積極發展商業醫療保險,強化對失能、部分失能特困老年人的兜底保障。

  從點上看,“十四五”規劃就殘疾人保障問題作了專門和具體的規定,明確提出要保障殘疾人的基本權益,提升殘疾人關愛服務水平,切實保障殘疾人群體的發展權利和機會。同時,提出要提升殘疾人保障和發展能力,幫助殘疾人普遍參加基本醫療和基本養老保險。此外,就殘疾人服務領域,提出要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務標準體系,明確國家標準并建立動態調整機制,推動標準水平城鄉區域間銜接平衡。

  《報告》中也對殘疾人參與商業保險給出了四個方面的建議。第一,在社會發展觀下,發揮我國制度優勢開展殘疾人商業保險的制度化設計。第二,政府部門切實承擔起主導責任,積極構建殘疾人保險支持體系。第三,保險公司需要加強重視和積極行動,將“不了解的拒絕”變為“新興市場”。第四,社會各界積極參與,加快構建殘疾人商業保險協作和支持網絡。

  從根本上講,我國殘疾人保險發展不理想背后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保險行業對“標準體”認識的局限性,即健康人才屬于“標準體”。對此,王和提出了應對之策,“如果能夠對殘疾人的不同群體進行科學分類,并開展風險數據的積累、統計、分析和精算,那么,殘疾人就不是‘非標體’,可以成為‘標準體’,并為他們提供更有針對性的保險保障和服務。同時,我國殘疾人的人口基數大,是開展殘疾人風險精算和保險產品開發的重要優勢,關鍵是要抓緊制定相關數據的行業或團體標準,并開展數據收集與積累。”

網站編輯:
最新国自产拍视频在线播放_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_拍AV在线观看